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如果°主角是我ˇ

 
 
 

日志

 
 
关于我

忽然..會喜歡上一些人..又會忽然..討厭一些人 總覺得 想像中的..永遠會比她本身的要美好 有時候,寧願對她的印象..只停留在初認識的那個時候

网易考拉推荐

戲假成真的殺人事件  

2008-01-24 15:11:48|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随着咣地一声,Stonerange的房门被撞开了,吴欣建第一个冲进了房间,冯晓,傅龙,朴灵和石冉紧随其后,而映入他们眼帘的,则是Stonerange早已僵直的尸体。朴灵吓得惊声尖叫起来,傅龙差点没晕过去,幸亏石冉扶了他一把,而吴欣建和冯晓则开始仔细地勘察整个犯罪现场。。
  “是被人从背部刺杀的,凶器应该就是…”吴欣建从尸体的旁边拾起一把水果刀。。
  “这真的是一起谋杀吗?”石冉小心地问。。
  “恐怕是的,一个人是不可能这样自杀的”回答的是冯晓。。
  “我们进来的时候,门是锁着的,瞧就是这把挂锁,也就是说…凶手是从窗户逃走的。”。
  大家来到窗跟前,朴灵再次尖叫起来“窗户也是从里面锁上的,也就是说…这是一次密室杀人。”。
  “大家来仔细看看还有什么线索,奇怪,壁炉好像被点起来过。”吴欣建走到壁炉前,翻了翻里面的灰烬,显然不久前曾经烧过相当一段时间,而烧了什么已无法判断了。。
  门锁的钥匙在死者的上衣口袋里被找到,而细心的朴灵在房间的地板上发现了些许黑灰,除此之外没有发现任何别的痕迹。。
  侦探们陷入了沉思,究竟凶手是怎么完成这不可能犯罪的呢?。

  “怎么样,诸位,有什么想法没有?”Stonerange扬扬自得地问道。他同吴欣建,冯晓,傅龙,朴灵和石冉六人一起来到这座僻静的山间双层洋房来进行社团活动,大家轮流出题,相互竞赛解谜,而这一回,轮到了Stonerange出题。。
  “至少也该给一张房间的图啊。”吴欣建首先发问。。
  Stonerange不耐烦地画了两张图(见附图)。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       /****床****/     | 壁炉 |。
  |。
  窗                      |书】。
  户                      |桌】。
  |。
  |。
  |                      尸体⊙ 。
  |__________| 门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附图1:房间内的情况。

  2楼 傅龙    | 楼 | 吴欣建 |石冉。
  1楼 Stonerange | 梯 | 朴灵  |冯晓。
  附图2:房间的分配。

  “唉?这个房间的分配和我们一模一样嘛”朴灵说。。
  “不错,这道题就是以这里为原型设计的,这么说吧,题中所提的房间内的布置和你们现在所在的这间我的房间是完全一样的,不仅是房间,这里任何东西的尺寸、大小、位置都和题里是一致的。有点意思吧。”。
  “会不会是用绳线一类手法从外面把门窗锁上?”冯晓问。。
  “你自己可以看嘛,这里的门上加了一把挂锁,它是只能从里面锁上,而且必须用钥匙锁上的。这使得从外面锁门的手法完全行不通。至于窗户,这个锁相当紧,而且结构精细,就是从里面用手上锁,也要很仔细才行,我倒要看看谁有办法从外面遥控地把它锁上,我是做过一点试验的,用绳线一类手法是根本不可能。”。
  “那么,会不会被害者是在门被打开后才被杀的?”傅龙提出了一类可能。。
  “不对,不对”Stonerange摆着手“这么说吧,从房门打开的那一刻起,所有人的行动都是在众目睽睽下进行的,没有人在暗地里碰过任何东西,做过任何手脚。”。
  “那么,让我们来仔细勘察一下这个房间吧。”吴欣建是个行动派。。
  “请便吧,只是别乱翻我的私人物品。”。
  大家把Stonerange的房间彻底翻了一边,包括床后面,书桌底下等等,但都没有发现什么特别之处。。
  “已经不早了,大家还是回去好好想想,明天晚上我来公布答案。”Stonerange不无得意地对毫无进展侦探们说。。

  时钟敲过了十二个钟点,朴灵却因为思考谜题太入迷而难以入眠,起来想透透气。路过Stonerange的门前,不由得又想起谜题来。“凶手到底怎么离开这间密室呢…”她正想着,忽然,从房间里传出什么声响,她的心脏仿佛停跳了一下“是错觉吗?”她小心地把耳朵贴到门边,里面一片寂静,诡异而不祥的寂静。她终于忍不住敲了敲门,“不好意思,你没事把。”没有回应。她提高了音量“喂,喂,你在里面吗?”恐惧和不安在迅速地扩大,她绕到窗前,窗门被锁得紧紧的,透过窗帘的缝隙,借着微弱的月光,她看到似乎有人倒在书桌前,而有什么液体从他身边往外渗,“莫非是…血…”压抑着的恐惧一瞬间爆发了出来,她尖叫着跑上楼去,“不好了,大家快起来!”。

“怎么啦。”吴欣建开门探出头来,身上还穿着睡衣。。
  “出了什么事?”石冉已经换好了衣服从房间里出来。。
  “Stonerange…房间…倒在…”朴灵已然语无伦次。。
  吴欣建立马冲下楼去,使劲地敲着Stonerange的房门,“喂,别开玩笑了,喂…”不一会儿冯晓也赶了过来,稍后,石冉和朴灵同傅龙一起从楼上下来,看来叫醒睡得如猪一般死的傅龙,花了不少工夫。。
  “没办法,撞门进去吧…该死这门还真结实。”几个人合力撞了几下,才把门撞开,这还得感谢傅龙200多斤的体重。。
  一进门,打开灯,每个人都被眼前的景象吓呆了,在血泊中倒着Stonerange的尸体,血正从背上的伤口中流出来,而旁边跌落着一把水果刀,简直和谜题中描绘的一模一样。。
  大家围到了尸体旁“告诉我,这是在开玩笑是吧。”朴灵说。。
  吴欣建无奈地摇了摇头“这是一件真真正正的谋杀。”。
  “可是门是锁好的,我们都可以证实这一点。”傅龙说。。
  “而我刚刚检查了一下窗户,也是从里面完好地锁上的。”冯晓说。。
  “也就是说,这道密室之谜,被完完整整地在现实中被实现了。”石冉说。“而我们则在凶案发生之前,已经对其进行了,详细地调查和思考了,真是太讽刺了。怎么样,想了一夜,大家有什么进展吗?”。
  大家一个个摇着头,朴灵试着提出一点见解“我想了半天,觉得从门窗出入都不可能,凶手会不会从壁炉进出的呢?”。
  “这样一来,傅龙你就是凶手了,你刚好住在Stonerange的楼上,你们的壁炉是相连的吧。”。
  “你…看我这样的身材,怎么可能从管道里爬上爬下呢?”傅龙急着辩护。。
  “开个玩笑。”吴欣建说,“我也曾想过这种可能,并做了调查,壁炉虽是连通的,不过我已经仔细量过通道的尺寸了——这个尺寸也被Stonerange证实过了——除非是小孩子或是极端瘦小的人,不然是通不过的,不要说傅龙,就是我们这儿个子最小的石冉和朴灵也是没法通行。”。
  “这么说,除非傅龙是一个瘦子伪装的。”冯晓说。。
  “胡说,我让你看…”。
  “好了!”石冉说“我们认识已经不是一天两天了,要想瞒过我们这么多人是根本不可能的”。
  “我们还是再仔细检查一下房间,看有没有新的线索。”吴欣建打破了沉默。。
  大家一起仔细又检查了一遍房间,现场几乎同谜题所述别无二致,门虽然被撞坏,但还是可以判断挂锁确实是锁上的,而,门窗都未发现甚么特别的做手脚的痕迹,甚至在地上也发现了一些黑灰。壁炉里的确是刚点燃过什么,从灰烬看,应该是烧了几张纸,而桌上确实有纸被拿走的迹象,这也是意料之中的,凶手当然不会把手法的答案给留下来。血迹集中在尸体的旁边。伤口通过心脏,应该是被人从背后袭击,而且是顷刻毙命。唯一有些许不同的大概是尸体的位置(于图相比)离书桌近了几十公分,而门锁的钥匙则是在尸体的旁边找到的。此外再也没有什么更多的收获。。
  “可恶,这简直是一件不可能犯罪,凶手到底是怎么干的?”冯晓把拳头狠狠地砸在桌子上。大家都没有作声,知道这个答案的只有两个人,一个是倒在地上的作者,他已经没法回答了,而另一个,则是实施这一切的凶手。。
  “大家冷静点,冷静点。让我们再详细地把线索理一遍。”吴欣建从抽屉里抽出一叠纸。。
  “等一下,”朴灵叫了起来,“纸上似乎留下了什么印迹。”。
  “会不会Stonerange就是在上一张纸上写下了答案,而这张纸上留有印迹?”顿时,陷入僵局的案件迎来了曙光,吴欣建小心地,把铅笔屑撒在纸上,慢慢地,Stonerange的字迹浮现在纸上。。
  “‘这一切其实很简单’ 侦探说道,‘凶手就是…”。
  “这不可能。”傅龙高声叫了起来。。
  而每一个看完了答案的人也一个个张大了嘴巴。。
  这令人震惊的答案究竟是什么?

  评论这张
 
阅读(88)| 评论(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